蒋勋:过得像个人,才能看到美

发布于 2016-11-15  1.04k 次阅读


我一般不问工程师有没有去听音乐、看展览,反而是问他们:「你们在这里工作5年了,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公司门口那一排是什么树?」但很少人能够回答的出来。

事实上,他们公司门口那排小叶榄仁的叶子漂亮得不得了,绿色会在阳光里发亮。后来我再去,就有一个员工和我说,「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,我现在下班时会先看看小叶榄仁再回家,所以比较不会和太太吵架了。」

他也问我现在5岁的女儿将来该学钢琴、还是小提琴,但我建议11点下班的他多抱抱女儿,比较重要。因为所有的艺术讲的都是人的故事,一个孩子如果不记得父亲的体温,她将来看画、听音乐都没有感动。如果没有人的记忆,所有艺术对她而言都只是卖弄而已。

我们从年轻开始,就因为工作忙碌,忽略了人与人的感觉,但工作忙碌之余,你还是一个人,你必须每分每秒提醒自己回来做人的部份。你看到了美,才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值得活下去的。如果你看到的只是品牌、只是假的美,你不见得快乐,那反而可能会是你忧郁症的原因。

找回美的感觉其实很简单,去触摸一片叶子,去闻一下在很热很热的夏天、下完午后暴雨的气味,那都是我们有记忆的感觉,那都会引发我们的感触和感动。

现在美常常成为新的知识、新的压力,博士可能毫无美感,但一个不识字的美浓农夫却可以很美,他看得到月光的美、看得到稻浪翻飞的美。美是最大的财富,它不会因为你的学历而不同,而是因为你人的部份完不完整而不同。

你若自信,何须比较

许多人喜欢比较,比身上是不是穿名牌的服装,开的车子是不是BMW,或是捷豹;也有人是比较精神方面的,最近上了谁的课,看了哪一本书。听起来是不同的比较,精神的比较好像比物质的比较还高尚,其实不一定。而我认为,有比较之心就是缺乏自信。

一味跟他人比,迟早会走向 "物化"。

人很奇怪,很多时候会倚靠外在的东西,才能让自己有信心。

譬如说我小时候,大部分的孩子经济条件不好,营养也不好。但有一个同学长得特别高大、壮硕,他走起路来就虎虎生风,特别有信心。

人类的文明很有趣,慢慢发展下来,你会发现,人可以有各种不同的方式使自己有信心,但前提是要有一个比较成熟、比较丰富的文化支持。

譬如说我虽然很矮,可是我在另一方面很高大,可能是在心灵方面,或者精神方面,或者有某一方面特殊技能。我很期盼有这样的一种社会,这样的文化出现,让每一个人有他自己不同的价值。

我们的社会的确已经在走向多元,举例来说,现在有很多地方都要求 "无障碍空间" 的设计。我小时候哪里有这种东西?残废就残废嘛。可是我们现在也不用这样的称呼了,因为他并没有废。

这不只是一个名称的改变,而是人们重新思考,过去所做的判断对不对?过去的残就是废,就是没有用的人,但现在发现他不是,他可能有其他很强的能力可以发展出来。

我想这就是多元社会一个最大的基础,人不是被制化的。

制化,就是用英文分数、数学分数就决定这个学生好或不好。不把人制化,才能让人身上的其他元素有机会被发现,丰富他的自信。

我们的社会是慢慢地往这一个方向在走,但同时有一些干扰,例如重商主义、唯利是图的价值观,又会让多元趋向单一。单一化之后,就会出现这样的声音: "考上大学有什么用,歌手接一个广告就有数百万人口袋,那才实在。 "

所以,价值的单一化,才是我们所担心的。

一个成熟的社会,应该是每一个角色都有他自已的定位,有他不同的定位过程,每个人都能够满足于他所扮演的角色。这个观念在欧洲一些先进国家已经发展得很成熟,他们长期以来重视生命的价值,所以他们的自信,不是建立在与别人的比较上。

够了,是一种快乐哲学

很多人比衣服、比车子、比房子,比生活中的各种东西。但我认为,有比较之心就是缺乏自信。

有自信的人,对于自己所拥有的东西,是一种充满而富足的感觉,他可能看到别人有而自己没有的东西,会觉得羡慕、敬佩,进而欢喜赞叹,但他回过头来还是很安分地做自已。

就像宗教或哲学里所谓的 "圆满自足" ,无欲无贪,充分地活在快乐的满足中。

这和 "禁欲" 不一样。好比宗教有成熟的和不成熟的宗教。不成熟的宗教就是在很快、很急促的时间内,要人做到 "无欲无贪" ,所以提倡禁欲。成熟的宗教反而是让你在欲望里面,了解什么是欲望,然后你会得到释然,觉得自在,就会有新的快乐出来,这叫做圆满自足。

西方的工业革命比我们早,科技发展比我们快,所以他们已经过了那个比较、欲求的阶段,反而回来很安分地做自己。他不会觉得赚的钱少就是不好,或是比别人低贱,也不会一窝蜂地模仿别人,复制别人的经验。

在巴黎从来不会同时出现四千多家蛋塔店,这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。可是,你会在城市的某一个小角落,闻到一股很特别的香味,是咖啡店主人自己调出来的味道。二十年前,你在那里喝咖啡,二十年后,你还是会在那里喝咖啡,看着店主人慢慢变老,却还是很快乐地在那里调制咖啡。

这里面一定有一种不可替代的满足感吧!

我觉得每一次重回巴黎最大的快乐,就是可以找回这么多人的自信。每一个角落都有一个人的自信,而且安安静静的,不想去惊扰别人似的。

譬如冰淇淋店的老板,他卖没有牛奶的冰淇淋,几十年来店门前总是大排长龙。但他永远不会想说多开几家分店。他好像有一种"够了"的感觉,那个"够了"是一个很难的哲学:我就是做这件事情,很开心,每一个吃到我冰淇淋的人也都很快乐,所以,够了。

这种快乐是我一直希望学到的。

【说明】: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